爷爷的故事
您的位置:武隆网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 2019-10-16

  ◇杨康

  在心里默默地喊了声——爷爷!哦,是的,爷爷!我手里拿着那沉重的十二张一百元人民币。妻子说,她老家有风俗,去世老人留下的钱不要立即花掉,要存在家里。这样的话,家里就不会穷,还有可能财源滚滚。

  我没去考究妻子家乡是否有此风俗,爽快地点头答应妻子,将那十二张一百元大钞放在书房,连同皱巴巴已经作废的存折一起压在我的荣誉证书里。我觉得应该给予那些钱必要的尊重,我觉得必须满足妻子这样小小愿望。毕竟,爷爷是她一生很爱的人。

  爷爷,我在心里再一次默念着!准确地说,他是妻子的爷爷。我和妻子认识以前,他就去世了。妻子,或者说我手里的存折,以及存折里取出来的钱,成了我和这位素不相识的老人之间唯一的联系。这是开启时光之门的密码,透过层层门扇,我来到他的膝下,喊他一声爷爷!

  岳母整理老旧物品,打开一个文件袋。里面有爷爷留下的东西,一根用特殊药料浆煮过的麻绳,岳母说让我好好保存,生孩子后用来绑扎肚脐,小孩就不生病。我庄严地接过来,细细端详着那根麻绳的丝丝缕缕。另外的东西就是好几张存折,存折封面还有爷爷的字体写下的密码。妻子说,爷爷记性不好。

  妻子和岳母一边翻着一边给我讲爷爷的故事。妻子小时候属于典型留守儿童,岳父岳母外出打工,她在渝东那个偏僻小村与爷爷相依为命。爷爷是收破烂的,每逢暑假,爷爷就带着她翻山越岭,走街串巷,边走边喊:“收破烂喽,收废旧喽……”一老一少,一前一后,附近村庄遍布着他们的足迹。

  “他什么都收,废旧书报呀,酒瓶呀,破铜烂铁呀!”妻子说得我眼睛有点湿润,“但他对我很好!”爷爷喜欢打牌,每次放学后妻子就去茶馆找他,无论输赢,他都会几毛一块地给妻子零花钱。妻子童年生活里,有一多半都是关于爷爷的记忆。

  我翻阅着那几张存折,岳母说,爷爷一生都很节俭,平日里舍不得吃舍不得穿。岳母半开玩笑地说,这几个存折你们拿去,路过银行的时候去看看,说不定里面还有钱呢。岳母琐事缠身,自然是没有兴趣和精力去查阅一位过世老人的存折。妻子将存折攥在手里。

  爷爷晚年是在养老院度过的。那时候妻子还在读高中,一到周末妻子就去养老院看他。她用平日节约下来的零花钱,给爷爷买简单的水果,陪爷爷聊天,让一位老人能在最后的时光里感受到一丝温暖。我不忍心去想象那个场面。每当妻子说起这段经历,都眼含泪花。她的口头禅是,“我们以后一定要对老人们好一点,一定不让他们去养老院。”她那样说着,极其严肃地望着我,目光中带着一柄利剑,不容我说半个不字。

  我和妻子拿着存折,先后去相应银行查看。最后发现一张存折里竟然还有1200元存款。妻子叹息,爷爷一辈子特别节俭,你看,这些钱他舍不得用,都存着呢……我一句话也没说,给妻子一个久久的拥抱。

  我抽出两张一百元,一张塞进妻子的钱包,一张放进我的钱包,把剩下的全部放在书房的荣誉证书里面。我愿意去相信妻子家乡的风俗。守着爷爷留下的钱,让我们无根的念想能有所寄托,让这个勤劳、节约、孤独、善良的老人,与我们常在!

[打印]

[责任编辑: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