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武隆天生三桥的遇见(外一章) | 武隆网
在武隆天生三桥的遇见(外一章)
您的位置:武隆网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2018-08-08

  ◇郑立

  沉潜在天龙桥的静谧。我沉潜一颗忐忑的心。

  桥门洞开,时光慢了下来。慢在沧海桑田的脚下,漏出时间的苞芽。

  在桥墩岩壁的一角,我遇见一头大象卸下背负的经卷,搁下磐石的重任。

  万世不变的渺小。那些在象背上散碎的微尘,都有亘古的牵挂。

  一瞬即逝的高远。那些在巨桥下悬落的水滴,都是灵魂的走向。

  假如这是一头文殊菩萨的坐骑,它隐没的主人,当是遁入了远处的一轴画壁。一轴山水的禅语。

  我想说尘外天门。青龙桥亮出如刀的险峻。

  仰门而过的风,幻入飞霞而至的虹。定格一道凝聚的永恒的风景。

  在蓦然回首的一刹,我遇见一只决眦欲飞的鹰,一翅峰峦,一翅层岩。

  壮志凌云。桥上桥下的高亢,在俯瞰和仰望的砥砺之间,写成人间的绝美。

  壮怀激烈。心内心外的吟哦,在擦拭蓝天白云的憧憬里,铺开生命的图腾。

  我不敢有送我上青云的等待。一只振翅的神鹰,蓄满了我锋芒毕露的光影。入画入诗。

  三叠泉,一线泉,珍珠泉,雾泉……当空高挂,入地难觅。

  熠熠生辉的光,晶莹剔透的泉。在时光的锯齿,锯出黑龙桥的随想。

  在峡光豁然的一瞥,我遇见一头猩猩,穿越阴暗的幽深,扼住梦寐的隐秘。

  谁,在岩壁上描了这栩栩如生?我的耳边,有两三声鸟鸣。

  谁,在黑龙桥的记忆添了这点睛一笔?我的眼眸,颤动一片涨潮的岁月。

  脱尽兽性的人性,褪尽魔性的神性,照亮了我惊愕的来处。

  乌江,倾听我活着的声音

  枕着悠远的童谣,濯洗我无邪的懵懂。

  骑着柔软的绿风,盈漾我飞花的春汛。

  泊着翡翠的竹篮,汲取我洗心的霜露。

  掩着神秘的微笑,深藏我锋锐的震撼。

  噙着揽月的长啸,袒露我高远的梦幻。

  淌着闺藏的梦呓,颤动我如花的绚烂。

  寻着清凉的足迹,约会我鸟鸣的纯净……羊角碛五里长滩收藏了纤夫的号子。

  我用瞩望拓宽思想和忧伤千锤百炼的路径。

  我用凝思链接灵魂和信仰生生不息的胞衣

  沿着鱼凫巴人、白虎巴人、鳖灵巴人曲折的遗迹和细密的纹理,在羊角古盐井,在土坎商周遗址,在江口古汉墓,在长孙无忌墓,在“黔蜀门屏”……找到巴文化、蜀文化、楚文化、中原文化同气连枝的亲密和生死与共的源头。

  走出故里的李进士,走进古史的刘秋佩,已我沁心入脾的一瓢泉水。

  血染武汉关的唐仲书,浴血长沙城的王超奎,是我强壮骨骼的钙质。

  后坪苏维埃遗址、白马山战役遗址,都是铁血的见证和曙色的心语。

  峡谷的情怀和崖壁的手法敲打着我的心窗,浪花的澎湃和礁石的方式滋养着我的记忆。

  乌江,我最美的童话。存放我心灵的档案,倾听我活着的声音。

[打印]

[责任编辑: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