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醉心”43年 只为编出一把好藤椅
您的位置:武隆网 > 经济综合 > 正文   |  2018-04-25

选取竹子

  本网记者 徐强

  四月,大地回暖。凤山街道黄渡村大山深处,正午的阳光照进山林,一种被当地人称作青藤的藤蔓植物开始苏醒过来,这是一种当地人喜欢用来做藤编的原材料。

  68岁的藤编艺人刘中学趁着午饭后的闲暇时光,背着背篓就出了门。他要趁着中午的好阳光,到林间采些青藤回来,以免做藤椅时“断了粮”。走了不到一会,眼尖的刘中学迅速锁定目标,三步并作两步地跨上前,熟练地抄起柴刀,砍向青藤根部,随后双手紧紧地抓着被砍断的一段,拼了命地往下拽,一条长达4米的青藤就被他成功拿下。

  “这根藤粗,用来编座板再好不过。”缠绕着手里的宝贝,刘中学笑眯了眼,每根青藤的“岗位”不是随随便便安排的,用错了地方是编不出一把好藤椅的……这些经验是刘中学花了43年时间总结出来的,43年里,他摸准了每根青藤的“脾气”,仿佛把生命融入这项技艺。

藤椅编织耗时费力

  老技艺,一把藤椅研究大半辈子

  藤椅是用竹子作骨架,青藤为原料编制的椅子。材料虽然简单易得,但是不用一颗钢钉一根铁丝,却能保持其几十年不坏,没有绝佳的手艺是难以实现的,因此一把好藤椅成为不少爱好者追捧的传统物件。

  在黄渡村,说起藤椅,刘中学的手艺绝对称得上首屈一指,为了见识这项古老的技艺,记者专程拜访了他。

  在刘中学家中,记者看到了各式各样的藤椅,圆椅、圆靠、办公椅、茶座椅……各式功能的椅子整齐排列。其中有按照顾客要求定制的,也有顾客提供创意,他按照顾客需求出力加工的。然而,刘中学最擅长的还是用竹子搭骨架,青藤为原料的传统藤椅。

打竹钉

  “用竹子做椅子,做好了不仅结实,而且质量轻。”交谈中,记者跟随他的脚步来到他的工作棚。在一个不起眼的角落,记者发现了一把上了“岁数”的老藤椅,虽然藤椅表面因为霉变,有些不耐看,但是坐上去依旧很稳固,而且十分舒适。

  “已经用了40多年了,再用个十年没得问题。”刘中学夸起自己的椅子来,丝毫不谦虚。一把椅子能坐40多年?见记者疑惑,刘中学用一个模具向记者比划起藤椅的构造。“一个藤椅光是竹钉就要58颗,座口要52-53公分,高50公分,座板要用青藤,背靠要用中等大小青藤……”一连串数字从他口中脱口而出,仿佛刻在脑海里一般。“椅子要稳当,不仅比例要对,而且材料要用到最适合它的位置,这可是我大半辈子的研究成果”。

  其实,刘中学刚开始学艺时并非一帆风顺。20世纪60、70年代,黄渡村的藤椅编织技艺被两、三位老师傅垄断在手里,一把好的藤椅可以卖到7元一把,在当时可谓价格不菲。老师傅不轻易收徒,刘中学是从找同窗那“偷师”讨教后才出的道,因为技术不过关,吃了不少亏,于是他只好“摸着石头过河”。

编椅背

  好在妻子李天秀手脚勤快,并且无条件地支持他。编藤椅,收集和处理青藤最耗时,妻子动作比他快,自愿承包了最费时的工作,这为他注入了源源不断的动力。

  “没有她,我一个人早放弃了。”刘中学说,摸索的前几年,他经常整宿整宿睡不着,做梦都想着做一把好藤椅,到后来随着技术成熟,在妻子的帮助下,他又在花式和种类上下起了功夫。

  几十年时间,当地的藤编艺人从最鼎盛时的20多位,到如今只剩下两个,43年的坚持,将他和藤椅紧紧地绑在了一起。

圈制藤椅底座

  倔脾气,不议价也不提前收钱

  4月18日一大早,刘中学早早地背着两个圆靠藤椅出了门,当天是到仙女山镇给老顾客送藤椅,因为闻不惯汽油味,坐不得车,送藤椅只能全靠两条腿。

  “昨天电话约好了,今天不能迟到。”刘中学对自己许下的承诺非常较真,为了守这一个承诺,来回得走三四个小时。虽然老伴极力反对,但是知道他的倔脾气,只好给他捎上了点零食,生怕他饿着。

  此次上仙女山,刘中学收获颇丰,两把椅子卖了900元,单个卖到了450元,这是他所有藤椅中卖得最贵的,但同时也是最耗费精力的。

  “我卖椅子都是一口价,从来不讲价,而且只卖给识货的顾客。”刘中学一直坚守着自己的不议价原则,他宁愿卖不出去背回家里也坚决不讲价。“全是一根一根青藤编出来的,编好了还送上门,验货收钱,一分价格一分货。”

烤制竹子

  其实,不讲价的脾气并非天生。刘中学学艺的头几年,当地不少村民见藤椅有利可图,想方设法编藤椅,三年时间,全村从两三家发展到20多家,但是因为质量不一,加之相互压价,当地藤椅的口碑一落千丈,当地藤椅从鼎盛迅速走向衰落。“如果价格太低,这项技艺就没人做了。”刘中学有着自己的考量。

  除了不讲价外,刘中学坚决不先收钱后交货。一次在城区售卖藤椅时,一退休干部买了两把藤椅后,决定再买两把,生怕刘中学不答应,要先给钱,但是被他婉拒了。“钱要挣,但是没有不交东西就先收钱的道理。”这个道理,刘中学信守了几十年。

  但不接受定金并不代表不接受预定。每次出门时,刘中学都会随身携带一个笔记本,只要顾客满意他的藤椅,他都会把电话记下来,等到椅子做成了,顾客收到东西了,他才肯接钱。几十年时间里,顾客预定的椅子达到上千个,刘中学足足记了两个笔记本。

编藤椅

  没遗憾,后继有人不怕技艺失传

  刘中学的原则并非没有道理。在他的坚持下,上门求椅的买家一年比一年多,近些年,他编制的藤椅不仅成为高品质的家具,还有不少人还将之作为礼品赠送亲友,其中不乏远道慕名而来的“粉丝”,有口碑,刘中学的藤椅供不应求。

选取青藤

  “只要有人喜欢,这手艺就不会失传。”记者第二次上门拜访时,刘中学编好的藤椅已全部售出了。他正忙着烤制竹子制作藤椅底座,将竹子放烤制后便迅速压弯塑形,随后放入水中定形,一来二去,笔直的竹子变成了一个圆圈。因为年龄的原因,他的动作已经显得有些力不从心。

  对于藤椅这项技艺,刘中学最大的心愿是有人能够传承下去。他前后收过三个徒弟,但让他遗憾的是,其中两个徒弟学成之后都因为市场不景气而转了行,唯一技术拿得出手的侄子计划等他退休后再从事这项技艺。

搭椅架

  其实,早年间,他把这项技艺也教给了妻子刘天秀,但是夫妻俩因为做藤椅养不活家人,妻子选择做了“后勤”。他也曾打算将这门手艺教给儿子,结果孩子因为坐不住,也改了行,只有他还一直坚守着。

  “一把藤椅,选竹、自然风干至少需要一年;收集青藤风餐露宿,况且处理青藤要经过煮、剥、晒、泡、撕五道工序,耗时长,工艺繁琐,加上编缠藤椅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没耐心的人做不出来。”刘中学渐渐地感觉到一把好藤椅要传下去,任重而道远。

  几十年如一日编制藤椅,刘中学的双手布满了厚茧,眼睛经常又痛又酸,儿子劝他早点享清福,他觉得还可以再干两年。“等我退休了,我侄子就来接我的班,我们早就商量好了。”话语间,他的眼里散发着一丝欣慰。

[打印]

[责任编辑: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