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武隆网 > 文化 > 正文   |  2018-04-12

  ◇邹小莉

  有温暖便有家,有爱便有家。我有家不足60平米,有白发翁媪,有无赖小儿,有琴瑟知音。关于家风与家训,是一个亘古的话题,我的家风,就是传承孝,传承爱。孝长者,爱爱人,爱晚辈。家训于我而言就是此生牢记的做人原则。

  我曾反复翻阅杨绛先生的《我们仨》,也曾为“牛儿不吃草/想把娘恩报/愿采忘忧花/借此谢娘生”泣不成声。杨绛先生把家安在有丈夫、有女儿的地方,家会随着丈夫、女儿的步伐迁徙,即便是另一个世界,也会被她亲切地称为“回家!”有爱,有反哺,家便生生不息;有传,有承,国便可昌隆和谐。

  母亲教会我爱人。上学时候,她托人为我带来的生活费,一大摞,有100一张的、有50一张的、还有一块一张的,当我掀开层层叠叠的人民币时,不禁想起她那双龟裂的手,裂缝里是黑黑的泥土,总会让人忍不住心疼。结婚的时候,因为病痛,她托人为我置办了厚实、好看的嫁妆,我躺在温暖的棉被里,就像小时候躺在她温暖的怀抱里。生孩子的时候,她的腿已经长着随时会夺走生命的肿瘤,这次她没有托人照顾我,而是亲自来到医院。为了省公交车费,一日三餐,一步步从我们的住所挪到医院,常人花半小时的路程,她却花上半天光景,我眼泪花花地喝着她炖的汤,却不知何以回报……我想着,我会把这种爱一点点传承给我的女儿。

  女儿教会我反哺。刚会说话的时候,我和她一起玩游戏,我不小心从高处滚了下来,她的小手立刻抓着我的手,和我一起滚了下来。我们都停下来了,她起身抱着我的头,亲了又亲:妈妈,不哭,没事!我看见她清澈的眼眸泪花打着转儿。她喜欢全家人一起出门散步,可是,我的母亲因为肿瘤截肢后,一家人一起出门的时间很少。有一天,我的母亲拄着拐杖,与我们一起出门了,孩子就像刚放出笼的鸟儿,欢快地跑到前面很远的地方,跨过一个小水沟时,她停了下来,往回跑,我转过身,看着她跑到外婆身边,牵着外婆的拐杖,一步步扶着,直到跨过。小水沟对于她的外婆而言只是一个小的障碍,对于孩子而言,却是急流般汹涌。她用最真实的行动感化着我对生活细节疏漏的关注,我看着夕阳映照在母亲的脸庞,和蔼、安详;映在女儿干净的脸蛋,仿佛初生的太阳,布满对生活的憧憬。这应该是人最纯粹最初心的反哺之情。

  温暖和谐,家的美满贵在传承。传承中国文化最初的本真,传承的意义在于诠释“家是最小国、国是千万家”的家国情怀。

[打印]

[责任编辑: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