武隆浩口乡田家寨急需社会资本保护性开发
您的位置:武隆网 > 武隆旅游 > 正文   |  2017-08-31

  我区浩口苗族仡佬族乡浩口村田家寨是全市唯一的仡佬族人聚居点。历经200多年风雨洗礼,这里独具仡佬民族特色的吊脚楼开始破损、坍塌,村民也陆续搬离。

  2013年,浩口乡启动对田家寨的抢救行动,通过4年努力,田家寨得以保存下来,并成为全国第三批特色传统古村落。

  出寨的路硬化了、破损的吊脚楼修复了、民族文化广场建起来了……但田家寨真要发展乡村旅游,带动村民脱贫致富,还需要社会资本投入,对其进行整体保护性开发。

  近日,“跟着党报去扶贫——重庆日报新闻扶贫大型公益活动”第九站走进田家寨。这一次,我们来了解一下田家寨的前世今生。

  8月24日,市内外的民俗专家再次聚集在武隆区浩口乡田家寨,对该乡编撰的仡佬民族文化丛书进行审定。据介绍,这套丛书包含了田家寨寨志、仡佬族山歌,以及仡佬族的民俗故事等。

  “抢救田家寨,不只是修缮濒临破败的吊脚楼,还要挖掘那些流失的民族技艺、民俗故事、风俗习惯、民族歌曲等,最终要让乡亲们通过发展民族特色乡村旅游脱贫致富。”浩口乡党委书记文静称,如今田家寨已焕然一新,但要开门迎客,还需先进的理念、足够的资金对寨子进行整体打造。

  “对一个贫穷的民族乡来说,巨额的投入是一个天文数字。”文静希望,有社会资本能对田家寨进行保护性开发,依托武隆区全域旅游战略,发展独具仡佬族特色的民俗游。

田家寨至今还保留着仡佬族木质民居风格。

  保护

  50余栋吊脚楼“修旧如旧”

  田家寨山高谷深,寨前是芙蓉江,寨后是武务(武隆到贵州务川)公路,再之后就是连绵的群山。

  据当地老人介绍,田家寨最先的主人是清光绪年间的绅粮汪和正。汪和正自幼丧父,与母相依为命,先是在这里搭建茅棚居住,后历经干栏棚、三角形住宅、拱形住宅、木结构住宅。此间,寨子先后住进了魏、杨、田、黄姓人家,田姓居多,并取名叫田家寨子。

  “武务公路修建前,田家寨交通非常闭塞。”寨子里的村民杨建峰回忆,原来这里住着72户226名仡佬族人。因为偏僻,就医、上学都不方便,很多村民都到浩口场上建房、买房、租房居住,只有10来个老人留守寨子。人去楼空,房子也烂得快,“后来,一些人申请拆除房屋复垦,田家寨人更少了。”

  田家寨虽然破败,但至今还保留着仡佬族木质民居风格。2013年,浩口乡决定,立即着手对田家寨进行保护,待条件成熟时发展民族山寨乡村旅游。

  “外观民族化,室内现代化。”浩口乡遵循“修旧如旧”的原则,采取“市上补一点、政府投一点、群众出一点”的方式,对原有数十座吊脚楼木屋进行了修缮——不改变主体结构,对翘角、柱础、窗花、瓦头、门当等进行局部修复,努力还原仡佬族特色合院、吊脚楼等民居形式;同时完善厨房、卫生间等,保证通讯、电视、水电等都通进每家每户。

  在下寨,干栏式四合院经整修后,依然古色古香。围绕院落一周的院墙长约300米,全部用乱石砌成。院落前面有朝门,中间为天井,天井后面的正屋高出天井两米,以石阶相连接。正屋的阶檐上,一左一右立有两根粗大的梁柱,支撑着屋顶。梁柱上、屋檐边、窗棂上,都雕刻着花卉鸟兽图案,刀法精妙、栩栩如生。

  此外,田家寨还完善了进寨的水泥公路、停车场、公厕等基础设施。乡里正着手打通到3公里外的红军渡和珠子溪的公路,这样既形成了环线,又丰富了田家寨的旅游资源。

  “没想到空中看田家寨更漂亮。”通过航拍,杨建峰看到,田家寨四面被青山环绕,50余栋仡佬族风格建筑在茂林修竹间若隐若现,美不胜收。

田家寨村民杨建峰(右)在房檐下剥玉米粒,妻子抱着三个月大的外孙。

  挖掘

  留下最具魅力的民族文化

  抢救田家寨,不只是修缮具有仡佬族民族风格的建筑,还要挖掘那些体现仡佬民族文化的衣、食、住、行等风俗、民俗、生活习惯。文化,是一个民族的灵魂,也是最具魅力、最吸引人的地方。

  蜡染,是我国古老少数民族民间传统纺织印染手工艺,也是仡佬族的一种传统技艺。然而,这种民族技艺在田家寨几近失传。

  “无论是民族文化保护,还是民族特色旅游,在田家寨,都需要传习蜡染技艺。”为此,浩口乡中心校杨雷等3名老师专门前往贵州省道真仡佬族苗族自治县,学习蜡染制作技艺,并在学校成立蜡染传习所,专门教授当地学生学习蜡染制作。

  在浩口乡中心校蜡染传习所,记者目睹了蜡染的制作过程。展览室一幅幅精致的蜡染作品,让人驻足流连。该校副校长黄春风介绍,蜡染既是艺术品,也可以制作成床垫、沙发垫、窗帘等商品销售。现在学校还开设了成人蜡染培训班,力争将这种非物质文化遗产做成商品,产生价值。他透露,之前有一幅蜡染作品卖到了3000元。

古香古色的田家寨,一位游客漫步其中。

  “挖掘民族文化要不遗余力。”浩口乡政府干部杨成林说,作为全市唯一的仡佬族聚居点,田家寨有挖掘、保护、传承民族文化的义务,这里的仡佬族民族文化也有其独特的旅游欣赏价值。他告诉记者,“除了蜡染,凡是与仡佬族相关的生产劳动、男女社交、迎宾送客、节日喜庆、新年禳灾、祭祖吊丧等歌谣和仪式都要努力挖掘。”

  目前,集纳田家寨历史变迁寨志、仡佬族山歌、民俗故事等内容的仡佬民族系列丛书初稿已完成。杨成林说,先用书籍的形式将这些民族文化记录下来,然后搬到院坝、舞台表演,弘扬这些民族特色文化。

  此外,仡佬族每年的“吃新节”、“喂树节”等仡佬族独有的传统节日,也由田家寨完善并传承下来。在饮食方面,田家寨也保持发扬了“三幺台”“五敬酒”的习俗。此外,竹子是仡佬族的图腾,田家寨几乎每家庭前院后都有茂密的竹林。

  记者在田家寨看到,一座投资100余万元的仡佬族民俗陈列馆,以及占地2000平方米的民族文化广场即将建成。到时,仡佬民族文化不只体现在田家寨少数民族同胞的生产生活中,还将在这里得到集中展示。

在浩口乡中心校蜡染传习所,一位老师展示蜡染的制作过程。

  开发

  希望引入社会资本整体打造

  吊脚楼修缮了、传统文化正得以恢复,搬出去的村民陆陆续续回了寨子,田家寨又有了往日的生机。

  新一轮脱贫攻坚战打响后,田家寨所在的浩口村成了脱贫攻坚的重点。按照“一村一策”的脱贫思路,浩口乡借助全市唯一的仡佬族聚居点优势,引导田家寨打造乡村旅游,带动全村走旅游脱贫的路子。

  为此,浩口乡围绕田家寨新发展了4000亩老鹰茶、2500亩杨梅。杨建峰也回到寨子,将老木屋修缮改造,建起了5个标准房间,投资2万多元建了停车场,办起了农家乐。

  “但人气还是不旺。”田家寨目前72户村民中,有10余户贫困户,他们更指望着能靠旅游脱贫。浩口村“第一书记”瞿雪松介绍,老鹰茶、杨梅都已投产了,但田家寨的乡村旅游还没有完全“火”起来。

田家寨的民族文化广场建起来了,村民们有了玩耍休闲的去处。

  村民汪勤维与丈夫田仁建以前一直在外打工,今年,夫妇俩专门留在寨子,花10万元将自家的吊脚楼重新整修。汪勤维说,在外面打工不是长久之计,家里老人、孩子都需要照顾。田家寨空气好、环境好,还有少数民族特色,我们也准备开办农家乐,“只是现在游客不多,担心投资进去亏了本。”

  “田家寨打造乡村旅游需要‘大手笔’。”村民李仁华就住在离田家寨不远的红军渡。7年前,李仁华从建筑工地上摔下来,丧失了劳动力。前年3月,他与妻子布置了8间客房、10张餐桌,开起了农家乐,每年4-8月就能挣4万多元,并因此脱了贫。他认为,“只要加大投入,将红军渡、珠子溪景点与田家寨串联起来,肯定会吸引更多游客。”

  在文静看来,目前田家寨发展乡村旅游有三个问题:一是投入,发展乡村旅游应该用市场手段来解决资金问题;二是缺人,寨子里青壮年基本外出务工,留在家中的大多是老人、孩子和妇女,缺乏决策力和经营能力,这制约了田家寨旅游的进一步发展;三是对蜡染这样的传统技艺,手工制作只能创作少量的艺术品,真正要产业化批量生产,还需要探索机械化加工制作。

  文静说,历经保护、挖掘,田家寨已进入开发阶段,单纯靠政府投入是不行的,“这个‘大手笔’需要通过招商引资,让拥有先进理念、雄厚资金的企业家来投资,对田家寨及周边景点进行整体打造。”

  (本版转自重庆日报)

[打印]

[责任编辑: 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