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只想让乡亲们看病更方便
——村医邵玉芳43年的行医故事
您的位置:武隆网 > 社会民生 > 正文   |  2017-03-21

学习。

  本网记者 文建英 湛伟

  一双粗糙的双手,一个矮小瘦弱的身影,一副慈祥的笑容,这是初见“明星村医”邵玉芳的印象。

  一张陈旧的病人床,一个简易的医药箱,一张干净的办公桌,这就是“明星村医”邵玉芳的工作环境。

  今年63岁的邵玉芳,是我区文复苗族土家族乡西山村的一名普通村医,从医已经43个年头。43年间,邵玉芳用双脚丈量了村里的每个犄角旮旯,走遍了远远近近的人家,就连与彭水接壤的村寨,都留下了他的足迹。

把脉。

  为病人 半夜出诊

  随着年事渐高,最令邵玉芳头痛的,就是经常走陡峭逼仄的山路,还有就是经常半夜赶几个小时的山路。

  “邵医生,不知道怎么回事,我老伴肚子痛了几个小时了。麻烦你来看看,拜托了!”2015年的一天,夜里3点钟,邵玉芳接到西山村村民田井民的电话,他二话没说,穿上衣服急急忙忙带上急诊箱,夺门而去。

  一路上紧赶慢赶,气喘吁吁的他来到田井民家,看到老人汪明凤在床上一直痛苦地呻吟,一阵检查后,发现老人是受了风寒,“不要担心,没事的。”邵玉芳立即着手给老人输液。

  “邵医生,谢谢你,我觉得好多了。”症状缓解后的汪明凤看着邵玉芳忙前忙后的身影,充满感激。

  邵玉芳放下心来,叮嘱了田井民几句,又踏上了回家的路,快到家里,天已经蒙蒙亮了,耳朵里听到接二连三的公鸡打鸣声才觉得困极了。

  像此类半夜出诊的事,40年多来,邵玉芳已经记不得有多少次了,“只要病人打电话来,我就要去,听到病人在电话那头呻吟,我心里着急呀!”

  “西山村海拔高,冬季下雪是常有的事,邵医生出诊好辛苦哟!”附近的村民心里都很感激邵玉芳。因为不会开车,不会骑摩托车,邵玉芳在40几年的行医生涯中,基本都靠步行。如今,虽然身体越来越吃不消,但山路还时常走,夜路照旧赶。

注射。

  为乡邻 坚持坐诊

  “邵医生,在不在家,我来拿点药。”

  “稍等一下哈,我马上就来了。”在菜园里干活的邵玉芳马上放下手里的锄头,回屋把门打开。

  西山村离场镇卫生院的距离并不近,村民们去卫生院看病,远的步行起码要两个多小时。“我想让乡亲们看病更方便。”为此,邵玉芳特地向乡上申请就在村上坐诊。

  邵玉芳有两个孩子,女儿已经嫁人,儿子和老伴在北京打工,家里就只剩下他一个人。

上门看诊。

  “我都是抽空干农活,因为给村民看病不能耽搁。”邵玉芳说,不光来家里看病拿药的人很多,有时候,病人打电话来,我还得亲自出诊,上门去瞧病人。所以,晚上回家做农活是常事,毕竟家里家外只能靠我自己。”

  “邵医生很能干哟,医术好,一个人还把家里打理得井井有条。”同村的村民罗振勇说道。

  “这个伤口是在一个夜晚,我在地里拔草的时候,不慎被蛇咬了,还好不是剧毒的蛇。”邵玉芳指了指自己食指上的疤痕,心有余悸。

  邵玉芳出诊不管多晚,都不在外面留宿,坚持回家,这样才方便病人找到他。“年轻的时候,爬坡上坎都不在话下。打一把手电筒抹黑回家是常事,只是多摔几个跟斗而已。”邵玉芳乐观地调侃道,“家里还有‘猪大爷’等着我呢。”

准备针药。

  为良心 不计得失

  “人要做老实人,做老实事,要对得起医生的职业,也要对得起乡里乡亲。”这是邵玉芳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  “邵医生,我头好痛,你来我家帮我看看病,我多拿一点‘出诊费’嘛。”2016年的一天,蔡家村的秦武文给邵玉芳打来了求助电话。

  蔡家村离西山村比较远,而秦武文的家在蔡家村的一道“梁子”上,该村的卫生院离他家也不近。权衡之下,秦武文选择向邵医生求助。

  “啥子‘费’不‘费’的,我马上过来。”放下手里的活,带上医药箱,邵玉芳又一次匆匆出门。

生活。

  走了近3个小时的山路,邵玉芳敲响了秦武文家的门,此时,邵玉芳身上的衬衣已经打湿了。经过检查治疗后,邵玉芳只收取了药费,就离开了。

  在饭点上,村民前来看病、抓药、输液是常事,遇到这种情形,邵玉芳还会帮病人准备一餐饭。

  “邵医生,你把饭钱算起嘛。”时常有村民这样讲到。邵玉芳总是挥挥手,一笑了之。

  西山村有许多留守老人。最常见的感冒,邵玉芳都必须去老人家里开方抓药,“一来,许多老人的子孙不在身边,病了去不了医院,人命关天,必须要去;二来,乡里乡亲的,早就不是亲人胜似亲人了,我没想过要靠看病发家致富。”

整理药箱。

  忧将来 谁来接棒

  徒步上门治病,收费亲民公道,在邻近几个村社,有口皆碑,邵玉芳也因此有了很多“粉丝”。

  村民肖成贵说,不仅是西山村的村民特别信任邵玉芳,临近村社的乡亲们有个头痛脑热,也都“惯性”求助于他。

  “几十年来,我没有任何医疗纠纷,没出过任何一次医疗事故。”邵玉芳自豪地说。作为村医的他,一个月只有300多元的工资,走两三个小时山路,只收了几块的药钱,在别人看来是做傻事,对邵玉芳而言,却是每一天都在认真做的常见事。

出诊。

  “虽然工资低,但是作为一个乡亲们都信任的医生,能为乡亲邻里分解病痛,我满足了。”平时乡亲前来窜门、道谢,这些都是用钱买不到的。

  但有一个事情一直困扰着邵玉芳,也正是这件事,临近退休的他还放不下医生这个职业。“再过几年,我就要退休了。再加上我老了,‘征服’那几座山越发困难,希望有人来接我的班。”邵玉芳道出了心中的担忧,由于村卫生室的条件艰苦,这么多年来一直招不到医生,“真希望有年轻医生来接替我的位置,继续照顾乡亲们。”

[打印]

[责任编辑: ]